cinnber

靈魂乾枯。

請大力用jaydick投餵
偶爾割割不怎麼好吃的腿肉

杰森的演員愈看愈可愛,三天兩頭就發張照片或限時動態,什麼都沒多說,就只寫了"I'm Jason Todd"或"Jay"
是真的很為自己能扮演這個角色感到開心
也是剛剛去翻他以前的文章,才發現他前陣子過世的父親也叫Jason(突然心疼
希望他能把這角色演好,看完泰坦第一集對導演的選角很滿意:)

【Jaydick】一次受傷可以換來什麼

一次受傷可以換來什麼

CP:Jason Todd/Dick Grayson

他醒了,不過並不打算起來。

“好點沒?”迪克連制服都沒脫,站在床邊俯視已被妥善包紮的杰森。

“噢,”他撐起身子,“現在幾點?”

“給我躺好,杰。”迪克把傷患壓了回去。“凌晨一點。”

“不問你為什麼在我這嗎?”藍眼睛微微瞇起,像是在審問,抑或是笑話人,卻又不傷其自尊。

“讓我猜猜,紅頭罩追壞蛋追到布魯德海文來,踢完一堆屁股後流著一身血倒在警局門口?你該慶幸我是最後一個值班的。”

“想要我說謝謝就直接講。”

“不稀罕,只是不想看見我親愛的弟弟死在我的地盤。”

他又來了,杰森心想。擺出‘哥哥架勢’激他。那個渾蛋知道他最討厭這樣。不過他今天不想和他計較,大人有大量。

“你有吃的嗎?我快餓死了。”接著一根法棍朝他飛來,不偏不倚砸在杰森臉上。
“手有點不方便,能幫我嗎,”他壞心眼地補上一句,“親愛的哥哥?”

迪克背對著他,很可惜的,杰森沒辦法欣賞他此刻的表情。但他確實看見了,迪克的肩膀抖了一下。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對方不情願地走過來,拿著麵包就往杰森嘴裡插,差點沒噎死他。“你他媽有什麼毛病?我還不如死在街頭算了。”

“你知道‘單幹’的意思嗎?”他改用麵包拍打杰森的頭。“如果你不歡迎我,或是又對成年人說教,那我立刻出去。”


“你知道我這裡永遠歡迎你,杰森。”迪克最終還是敗下陣來,硬生生把‘關心’這詞吞回肚子。他頹喪地坐到杰森身旁,然後躺下。

誰也沒說話。

杰森並不想承認,偶爾這樣還挺不錯的。現在迪克在安靜的在他身邊,沒有永無止境的鬥嘴,沒有操蛋的事,沒有蝙蝠俠。想到這他嘴角勾了一下。

有種永恆的錯覺。





---
我回來啦!來中國旅遊兼探親的日子天天過(爽)得像廢人一般,21給我力量(= ̄ω ̄=)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啥,大概是曖昧中的jaydick

盤點那些TTG裡令人揪心的小片段

真希望這東西別有下集...

※侵刪

※辣雞翻譯,歡迎捉蟲

☆P1:B站連結

明顯的暗喻...

【撬棍×1】

☆P2:油管連結

大少看管蝙蝠洞,有很多小彩蛋

看了很久才意識到那是什麼

【撬棍×2】

☆P3:B站連結

老爺、戈登、企鵝和小丑的睡衣派對

諷刺的是老爺和小丑玩得挺開心呀…

【撬棍×3】

☆P4:油管連結

TTG遇上了少正,大少被海少訓了一頓回來變得很黑暗

(貌似第一次在TTG裡提父母死亡的事)

☆P5:油管連結

就這集!我TM差點看到哭,被捅了好大一刀

官方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建議看影片,大少一邊哭一邊笑時很令人心疼qq

和背景的格雷森家族海報襯著難受

Didn't wanna be a ghost
不想做個縈繞的鬼魅
But you pushed me over and over
但妳卻一次又一次將我推入深淵
Never thought I'd have a vice
從未想過我擁有壞習慣
Other than you, over and over
除了無法戒掉的妳之外
Left you in the sky with the fire below
把關於妳的記憶撒入空中燃燒殆盡
Thought I had it right but I'm still
我想我做對了 但我仍然
Lost in the light
迷失在白晝裡
And I don't know what night it is
沒日沒夜生活著
You're somewhere else I'm drinking not to guess
妳就在某個地方 我灌醉自己試著不再去猜想
Blurry bodies but you're on my mind
模糊的妳依然在我的腦海裡
We let it go now I'm full of rum and regret
我們說好放下了 但我現在卻孤身一人充滿悔恨地喝著朗姆酒
I go out just so I can reforget
就這樣離去 我才好忘記一切

臥槽這是官逼同的節奏嗎
情人節直接賣超蝙
大中午尖叫的不能自己
剪輯影片基情四射嗚嗚嗚愛死官方了

前幾天用MOD看了神奇女俠
硬生生被塞了一大口玻璃渣
哭得不能自己qwq

"I hope we can have more time, I love you. "

【batfamily】萬聖節前夕快樂!

※cp自行想像٩(•̤̀ᵕ•̤́๑)

※提早發 提早滿足我的腦洞

※ooc


×××

「達米安我等不及了!」

喬興奮地對達米安說著。

「萬聖節是給小孩子的智障活動,我才不需要。」

然而達米安直接選擇性忽略了喬眼中似乎快蹦出來的星星,還達成了間接罵他幼稚的目的。

「喔達米安,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掃興的人。萬聖節可是個偉大節日。」

迪克不知從哪裡抱來顆南瓜。

「而且你不是小孩子嗎?」

提姆接手了大南瓜,準備將它刻成蝙蝠俠的樣子。

「你們都多大了還過這種節日。tt」

「我已經老到無法去街上要糖果了,但要參加變裝派對還是可以的。哎呀,想當年我常常扮成羅賓要到了好幾袋糖果回來呢!」

「所以要糖果的任務就交給你們吧,我們兩個當天必須出發處理一下大人的社交活動。」

「格雷森你只想泡妞對吧。」

「泡妞?你不是前兩個月才和星火在一起嗎?」

喬不明白地問。

「嗯…出了一點意外。請別擔心我們,喬,我們還是很要好的。」

迪克已經看到提姆和達米安少有的微笑了。

×××

接著他們倆同時拿出了頭罩套在自己臉上。

「走吧提…」「我們走迪…」

「為什麼你也是紅頭罩!?」

每年都會出現的問題出現了。

「我以為你會是蝙蝠俠。」

「我以為你會扮成超人。」

提姆和迪克尷尬地對視一下,一同把頭罩拿了下來。

「蝙蝠俠和超人太熱門了,我覺得當紅頭罩還挺適合我的-至少還能是最好的那個。」

迪克難為情地抓抓頭。

「我現在說我也是這麼想的會太遲嗎?」

「好吧,現在只有一個解決方法了。誰才是最棒的紅頭罩?」

「都不是。」

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了,喬驚呼了一聲,達米安則挑著眉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給我脫下你們的夾克和頭罩。」

「杰森你聽我說,這一切都是迪克的主意。」

「不!」

迪克大聲否認。

「別相信那個乖寶寶騙子!你知道他在說謊的,小翅膀。你是愛我的對吧?」

「愛你個大頭!操,快點給我脫掉,你們不去道具店租,非得要偷我的衣服?」

「為什麼要去租?外面的服裝怎麼可能比本尊的還精緻呢?我們要當完美紅頭罩。」

「哈哈…」

喬忍不住笑了兩聲,然後發現所有人都在看他時便立刻尷尬地飛走了。

但其實最大的原因是他不想參與他們的家務事,達米安的哥哥太可怕了。

「滾,去當你們的吸血鬼或科學怪人什麼的,別來煩我。」

「太老套了。」

他們同時脫口而出。

「干我屁事,別碰我的東西就對了。」

於是迪克和提姆被迫放棄當完美紅頭罩了。

×××

「對了,杰森。你怎麼會來?」

迪克嗑著萬聖節軟糖問。

「…路過。」

杰森的眼神有些游移。

「喔…」

騙子。

「你把喬嚇跑了,我還挺喜歡他的呢。」

「他是誰?」

「達米安的朋友。」

「不是朋友!是非必須的同伴!」

達米安立刻大聲辯駁。

「看,他們挺要好的。」

「你瞎了嗎,迪基。」

「不,這只是磨合期,很快他們就會變得超級要好-就像我們。」

迪克衝著杰森笑了一下。

×××

「快點,達米安!」

「不!!!我死都不會踏出去!」

「喔來嘛小伙子,讓大家看看你有多可愛!」

芭芭拉好聲好氣地把他拖了出去。

達米安的臉非常的臭-他現在是一隻恐龍,一隻非常智障的綠色恐龍。

「哈哈哈哈哈!」

他的三個哥哥憋不下去了。

「喔達米,瞧瞧你多麼可愛!」

「格雷森閉嘴,別過來,不准碰我。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和另外兩個討人厭的傢伙!」

他的臉更陰沉了。

「一隻恐怖的大恐龍,我好害怕。鳥寶寶你會保護我的對吧?」

「是的杰森,我會保護你,因為那傢伙實在是太可怕了!」

提姆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張開雙臂,裝出要保護杰森的樣子。

「達米安,我覺得你很帥氣啊!」

喬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真是感謝了,大南瓜。」

「不好嗎?這是我媽媽幫我做的。而且你的哥哥姐姐們都還挺喜歡我的啊。」

「比起我,你真是太幸運了。還有他們絕對不是我的哥哥姐姐。」

達米安慢慢脫下恐龍裝。

「走吧,我相信羅賓和超級小子絕對比恐龍和南瓜還來的強。」

×××

「trick or treat !」

「喔,是超人和羅賓!老傢伙,你看看他們多可愛!來吧這些都給你們。」

「我不是超…」

於是他們兩人,一個委屈,一個臭臉,面對老夫婦剛關上的門。

「我不是超人,是超級小子!」

「我他媽一點也不可愛。」

兩人有些喪氣地離開,尋找下一個目標。

「老傢伙,今天來的羅賓怎麼了?我記得好幾年前來的那三個都比他開心多了。」

「不知道。也許是蝙蝠俠的教育方式改變了吧。」

「家暴?」

「不知道。」

×××

「我死都不會再去第二次了。」

達米安一回到家就癱在沙發上抱怨,手裡還拿著一小袋糖果。

「成績如何?」

迪克從樓梯探出頭問。

「五袋,其他都被氪星小子拿走了。這些是留給你們的。」

「哇,你什麼時候對我們那麼好了。」

杰森從廚房裡走出來。

「你就最好不要吃,托德。我怕你吃了中毒。」

「我想,我們應該和所有人分享達米安辛苦的成果。」

「我怎麼覺得都是喬的功勞,比較達米安一點也不可愛。」

「好啊,越多人越好。」

達米安頭也不抬直接忽視了提姆的話說。

×××

芭芭拉、迪克、杰森、提姆都來了,同時把糖果放進了嘴巴,同時飆出了髒話。

「好酸!」

「好鹹!」

「好辣!」

「好苦!」

「達米安!!!」

然而肇事者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跑走了,留下來的是擦著眼淚的四人和袋子裡的紙條。

這是你們欠我的

-fin-

只要你愛我,我們能食不果腹,我們能無家可歸,我們能身無分文。

【jondami】after the fight

※OOC

※短篇清水日常


×××

「晚安,媽媽。」


在和露易絲道過晚安並獲得例行的晚安吻後,喬輕輕的關上房門。


他像平常一樣躺在小小的單人床上,像平常一樣閉上眼睛,但在過了平常的幾小時之後,他今天卻不平常的失眠了。


於是他下了床,對著窗戶外的月亮發呆,把玩著窗台上的盆栽。


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了?


一想到達米安,喬又有想哭的慾望了。


自從上次吵架之後,他就再也沒見到他了,連少年泰坦那裡一點消息也沒有。


淚水還是不自覺地滑了下來。


他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達米安韋恩。


喬連忙胡亂的抹了抹臉上的淚水,他是超人之子,不可以隨便亂哭啊。


要是像平常,他肯定又會從奇怪的地方冒出來笑他的吧。


喬想出去散心,卻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去,現在在天上漫無目的的亂飛也一定會引人注意。


他想見達米安


他用力地搖了搖頭,想把這瘋狂的念頭甩開,但它們卻像鞋底下的橡皮糖一樣牢牢的黏在他的腦海裡。


好吧,男子漢說到做到。

×××

「達米安?」


喬輕輕地戳了一下埋在被窩裡的人。


「對不起,我為上次的事情和你道歉。」


見被窩裡的人還是沒動靜,喬決定豁出去了。


畢竟羅賓的警覺性沒那麼糟,他肯定聽到了。


「這些日子我感到很難過,達米安。對不起,我是個膽小鬼和混蛋,我不該對你說那些話還有攻擊你,對、對不起……」


喬又忍不住了。


「你終於承認是你的錯了,氪星男孩。」


一個許久未聞的聲音從天花板傳來。


「達、達米安?你不是在這裡嗎?」


喬驚訝的掀開了被子,看到的卻是戴著假髮的矽膠人偶。


「我並沒有笨到知道有人進來我房間時,還會乖乖睡在床上。」


「那你願意原諒我嗎?」


喬揉著眼睛問。


達米安穿著睡衣,但臉上還戴著他的面具,他嘆了口氣摘下了它。


「勉強吧,愛哭鬼。但我根本不是因為賭氣才沒和你聯絡的,那太幼稚且不成熟了。」


「不是嗎?」


「其實我是、咳咳,感冒。真是該死。」


「早日康復,你還好嗎?」


喬不知道感冒的感覺,但他看學校的同學感冒時似乎很痛苦。


「還沒死,你趕快滾吧。」


「我們還是朋友嗎?」


「......對,但理論上來說我們是戰友,不是朋、」


達米安停了下來,因為喬抱住了他。


他的頭埋在喬的胸膛,近的他能聽見喬加速的心跳聲。


「謝謝,我很開心。」


他們維持了這個姿勢很久,達米安覺得,大概有一世紀那麼漫長。


直到意識過來時,喬已經放開了他。


「你的身體冰冰的。」


「不用你管。」


喬卻對他笑了一下。


就在他準備離開時,達米安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等一下,你是怎麼進來的?」


韋恩莊園的保全系統壞了?


「喔,是渡鴉幫我的,她人真的很好。」


「……好,你可以滾了,不送。」


等到喬走了之後,達米安重新躺回床上,腦中卻奇怪的重複播放剛剛喬抱住他的場景。


媽的,他可能要失眠了。


渡鴉,妳不錯。


tt.


-fin-

【batfamily】小紅帽的頭罩又大又醜

※突發奇想腦洞,希望沒撞梗

※OOC

※短篇完結


×××


達米安很不爽。


他討厭來圖書館當志工,要不是喬臨時有事並和他交換條件,他死也不會來這鬼地方。


「咳咳小鬼們,我是達米安韋恩,拜託安靜點,讓我辦完事就滾,感謝配合。」


「好吧,今天要幹嘛?」


一位小男孩怯生生的舉起了手。


「你要為我們講故事,韋恩哥哥。」


「喔,我只會講一個,名字叫小紅帽。」


達米安的嘴角微微上揚,顯然他很高興被稱呼為「哥哥」。


「但是我們聽過了。」


一位綁著雙馬尾的小女生也舉起了手。


「放心,」


達米安雙手抱胸,得意的笑了笑。


「這和你們認識的小紅帽完全不同。」


×××


「從前從前,有一個小紅帽,他叫陶德,他討厭任何事情、」


「小紅帽不是女生嗎?應該是『』才對吧?」


另一位小男孩疑惑的發出提問。


「嘿,別打斷我小鬼,等我說完。」


達米安不悅的蹙眉。


「咳,剛剛說到他討厭任何事情,整天一副臭臉,彷彿別人欠他一百萬一樣。」


「有一天,他的爸爸布魯斯叫他拿著麥片去探望奶奶格雷森,於是他就戴著他心愛的紅頭罩出門了。」


「那個頭罩又大又醜-長的就像紅色水桶一樣,但他還是很愛它,簡直和他沒品味的奶奶一樣。我想這也就是他愛他奶奶的原因。」


「於是路邊的大野狼德雷克看不下去了,跑過去和他說:『我用旁邊的花田和你換頭罩好嗎?』」

「小紅帽生氣的拒絕了,並放了一把火把花都燒光了。」


「等他回過頭來,他發現大野狼不見了,害他不能跟大野狼幹一架,於是他就生氣的上路了。」


「他到了奶奶家,發現了躺在床上睡覺的奶奶,便問他:『奶奶你的耳朵為什麼這麼長?』奶奶準備要說話時,就被小紅帽拉開被子拿著獵槍殺死了。喔,多麼可憐的德雷克啊!」


這時有小朋友害怕的摀住了耳朵。


「小紅帽救出了奶奶,奶奶高興的問他:『你怎麼知道我是你的奶奶?』於是小紅帽回他:『因為他的屁股沒你的翹。』」


這次有小朋友害羞的摀起臉蛋。


「然後呢,他們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拋下他的爸爸布魯斯。不過沒關係,因為他已經有一個親生兒子了,根本不需要醜醜的小紅帽,結束。」


小朋友沒有發出熱情的掌聲,也沒有露出厭惡的表情,可能是經歷了一段不小衝擊吧。


達米安準備收拾東西走人時,他看到遠處的三人正向他走來。


喔,太棒了。


「嘿,達米安,今天如何?」


迪克高興的拍了拍他的肩,看上去心情不錯。


「各位,這是小紅帽陶德、奶奶格雷森,和大野狼德雷克。」


「什麼???」


三人一臉問號的面對聽完這番話以後的孩子們。


「大家!他的屁股真的很翹欸!!」


「對耶!比我媽媽的還翹!」


「而且摸起來好軟喔!」


「什…麼、什麼鬼?」


迪克雙手護臀,滿臉通紅的問。


「就跟你說不要穿緊身褲了吧。」


但提姆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你是大野狼嗎?你還沒死!你一定是狼人!」


「今天是月圓欸,你會變身嗎?」


「啊啊啊叫給我們聽!我想聽狼叫!」


「???」


「哇!所以你真的有又大又醜的頭罩嗎?」


「可以借我你的頭罩嗎?我想看。」


「不行!你的花會被燒掉!」


小男孩大聲的告誡著想借頭罩的孩子。


「…蝙蝠崽子!你給我過來!!!」


弄清楚狀況的杰森生氣的罵著,並馬上往正要逃跑的達米安追去。


「你們兩個!不要在圖書館喧嘩和奔跑!」


「他真的很容易生氣欸。」


一位小男孩和另一位小女孩說著。


「對啊,好恐怖喔。」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