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wage

嫁進韋恩家不如娶迪基回家

【batfamily】萬聖節前夕快樂!

※cp自行想像٩(•̤̀ᵕ•̤́๑)

※提早發 提早滿足我的腦洞

※ooc


×××

「達米安我等不及了!」

喬興奮地對達米安說著。

「萬聖節是給小孩子的智障活動,我才不需要。」

然而達米安直接選擇性忽略了喬眼中似乎快蹦出來的星星,還達成了間接罵他幼稚的目的。

「喔達米安,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掃興的人。萬聖節可是個偉大節日。」

迪克不知從哪裡抱來顆南瓜。

「而且你不是小孩子嗎?」

提姆接手了大南瓜,準備將它刻成蝙蝠俠的樣子。

「你們都多大了還過這種節日。tt」

「我已經老到無法去街上要糖果了,但要參加變裝派對還是可以的。哎呀,想當年我常常扮成羅賓要到了好幾袋糖果回來呢!」

「所以要糖果的任務就交給你們吧,我們兩個當天必須出發處理一下大人的社交活動。」

「格雷森你只想泡妞對吧。」

「泡妞?你不是前兩個月才和星火在一起嗎?」

喬不明白地問。

「嗯…出了一點意外。請別擔心我們,喬,我們還是很要好的。」

迪克已經看到提姆和達米安少有的微笑了。

×××

接著他們倆同時拿出了頭罩套在自己臉上。

「走吧提…」「我們走迪…」

「為什麼你也是紅頭罩!?」

每年都會出現的問題出現了。

「我以為你會是蝙蝠俠。」

「我以為你會扮成超人。」

提姆和迪克尷尬地對視一下,一同把頭罩拿了下來。

「蝙蝠俠和超人太熱門了,我覺得當紅頭罩還挺適合我的-至少還能是最好的那個。」

迪克難為情地抓抓頭。

「我現在說我也是這麼想的會太遲嗎?」

「好吧,現在只有一個解決方法了。誰才是最棒的紅頭罩?」

「都不是。」

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了,喬驚呼了一聲,達米安則挑著眉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給我脫下你們的夾克和頭罩。」

「杰森你聽我說,這一切都是迪克的主意。」

「不!」

迪克大聲否認。

「別相信那個乖寶寶騙子!你知道他在說謊的,小翅膀。你是愛我的對吧?」

「愛你個大頭!操,快點給我脫掉,你們不去道具店租,非得要偷我的衣服?」

「為什麼要去租?外面的服裝怎麼可能比本尊的還精緻呢?我們要當完美紅頭罩。」

「哈哈…」

喬忍不住笑了兩聲,然後發現所有人都在看他時便立刻尷尬地飛走了。

但其實最大的原因是他不想參與他們的家務事,達米安的哥哥太可怕了。

「滾,去當你們的吸血鬼或科學怪人什麼的,別來煩我。」

「太老套了。」

他們同時脫口而出。

「干我屁事,別碰我的東西就對了。」

於是迪克和提姆被迫放棄當完美紅頭罩了。

×××

「對了,杰森。你怎麼會來?」

迪克嗑著萬聖節軟糖問。

「…路過。」

杰森的眼神有些游移。

「喔…」

騙子。

「你把喬嚇跑了,我還挺喜歡他的呢。」

「他是誰?」

「達米安的朋友。」

「不是朋友!是非必須的同伴!」

達米安立刻大聲辯駁。

「看,他們挺要好的。」

「你瞎了嗎,迪基。」

「不,這只是磨合期,很快他們就會變得超級要好-就像我們。」

迪克衝著杰森笑了一下。

×××

「快點,達米安!」

「不!!!我死都不會踏出去!」

「喔來嘛小伙子,讓大家看看你有多可愛!」

芭芭拉好聲好氣地把他拖了出去。

達米安的臉非常的臭-他現在是一隻恐龍,一隻非常智障的綠色恐龍。

「哈哈哈哈哈!」

他的三個哥哥憋不下去了。

「喔達米,瞧瞧你多麼可愛!」

「格雷森閉嘴,別過來,不准碰我。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和另外兩個討人厭的傢伙!」

他的臉更陰沉了。

「一隻恐怖的大恐龍,我好害怕。鳥寶寶你會保護我的對吧?」

「是的杰森,我會保護你,因為那傢伙實在是太可怕了!」

提姆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張開雙臂,裝出要保護杰森的樣子。

「達米安,我覺得你很帥氣啊!」

喬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真是感謝了,大南瓜。」

「不好嗎?這是我媽媽幫我做的。而且你的哥哥姐姐們都還挺喜歡我的啊。」

「比起我,你真是太幸運了。還有他們絕對不是我的哥哥姐姐。」

達米安慢慢脫下恐龍裝。

「走吧,我相信羅賓和超級小子絕對比恐龍和南瓜還來的強。」

×××

「trick or treat !」

「喔,是超人和羅賓!老傢伙,你看看他們多可愛!來吧這些都給你們。」

「我不是超…」

於是他們兩人,一個委屈,一個臭臉,面對老夫婦剛關上的門。

「我不是超人,是超級小子!」

「我他媽一點也不可愛。」

兩人有些喪氣地離開,尋找下一個目標。

「老傢伙,今天來的羅賓怎麼了?我記得好幾年前來的那三個都比他開心多了。」

「不知道。也許是蝙蝠俠的教育方式改變了吧。」

「家暴?」

「不知道。」

×××

「我死都不會再去第二次了。」

達米安一回到家就癱在沙發上抱怨,手裡還拿著一小袋糖果。

「成績如何?」

迪克從樓梯探出頭問。

「五袋,其他都被氪星小子拿走了。這些是留給你們的。」

「哇,你什麼時候對我們那麼好了。」

杰森從廚房裡走出來。

「你就最好不要吃,托德。我怕你吃了中毒。」

「我想,我們應該和所有人分享達米安辛苦的成果。」

「我怎麼覺得都是喬的功勞,比較達米安一點也不可愛。」

「好啊,越多人越好。」

達米安頭也不抬直接忽視了提姆的話說。

×××

芭芭拉、迪克、杰森、提姆都來了,同時把糖果放進了嘴巴,同時飆出了髒話。

「好酸!」

「好鹹!」

「好辣!」

「好苦!」

「達米安!!!」

然而肇事者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跑走了,留下來的是擦著眼淚的四人和袋子裡的紙條。

這是你們欠我的

-fin-

只要你愛我,我們能食不果腹,我們能無家可歸,我們能身無分文。

【jondami】after the fight

※OOC

※短篇清水日常


×××

「晚安,媽媽。」


在和露易絲道過晚安並獲得例行的晚安吻後,喬輕輕的關上房門。


他像平常一樣躺在小小的單人床上,像平常一樣閉上眼睛,但在過了平常的幾小時之後,他今天卻不平常的失眠了。


於是他下了床,對著窗戶外的月亮發呆,把玩著窗台上的盆栽。


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了?


一想到達米安,喬又有想哭的慾望了。


自從上次吵架之後,他就再也沒見到他了,連少年泰坦那裡一點消息也沒有。


淚水還是不自覺地滑了下來。


他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達米安韋恩。


喬連忙胡亂的抹了抹臉上的淚水,他是超人之子,不可以隨便亂哭啊。


要是像平常,他肯定又會從奇怪的地方冒出來笑他的吧。


喬想出去散心,卻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去,現在在天上漫無目的的亂飛也一定會引人注意。


他想見達米安


他用力地搖了搖頭,想把這瘋狂的念頭甩開,但它們卻像鞋底下的橡皮糖一樣牢牢的黏在他的腦海裡。


好吧,男子漢說到做到。

×××

「達米安?」


喬輕輕地戳了一下埋在被窩裡的人。


「對不起,我為上次的事情和你道歉。」


見被窩裡的人還是沒動靜,喬決定豁出去了。


畢竟羅賓的警覺性沒那麼糟,他肯定聽到了。


「這些日子我感到很難過,達米安。對不起,我是個膽小鬼和混蛋,我不該對你說那些話還有攻擊你,對、對不起……」


喬又忍不住了。


「你終於承認是你的錯了,氪星男孩。」


一個許久未聞的聲音從天花板傳來。


「達、達米安?你不是在這裡嗎?」


喬驚訝的掀開了被子,看到的卻是戴著假髮的矽膠人偶。


「我並沒有笨到知道有人進來我房間時,還會乖乖睡在床上。」


「那你願意原諒我嗎?」


喬揉著眼睛問。


達米安穿著睡衣,但臉上還戴著他的面具,他嘆了口氣摘下了它。


「勉強吧,愛哭鬼。但我根本不是因為賭氣才沒和你聯絡的,那太幼稚且不成熟了。」


「不是嗎?」


「其實我是、咳咳,感冒。真是該死。」


「早日康復,你還好嗎?」


喬不知道感冒的感覺,但他看學校的同學感冒時似乎很痛苦。


「還沒死,你趕快滾吧。」


「我們還是朋友嗎?」


「......對,但理論上來說我們是戰友,不是朋、」


達米安停了下來,因為喬抱住了他。


他的頭埋在喬的胸膛,近的他能聽見喬加速的心跳聲。


「謝謝,我很開心。」


他們維持了這個姿勢很久,達米安覺得,大概有一世紀那麼漫長。


直到意識過來時,喬已經放開了他。


「你的身體冰冰的。」


「不用你管。」


喬卻對他笑了一下。


就在他準備離開時,達米安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等一下,你是怎麼進來的?」


韋恩莊園的保全系統壞了?


「喔,是渡鴉幫我的,她人真的很好。」


「……好,你可以滾了,不送。」


等到喬走了之後,達米安重新躺回床上,腦中卻奇怪的重複播放剛剛喬抱住他的場景。


媽的,他可能要失眠了。


渡鴉,妳不錯。


tt.


-fin-

【batfamily】小紅帽的頭罩又大又醜

※突發奇想腦洞,希望沒撞梗

※OOC

※短篇完結


×××


達米安很不爽。


他討厭來圖書館當志工,要不是喬臨時有事並和他交換條件,他死也不會來這鬼地方。


「咳咳小鬼們,我是達米安韋恩,拜託安靜點,讓我辦完事就滾,感謝配合。」


「好吧,今天要幹嘛?」


一位小男孩怯生生的舉起了手。


「你要為我們講故事,韋恩哥哥。」


「喔,我只會講一個,名字叫小紅帽。」


達米安的嘴角微微上揚,顯然他很高興被稱呼為「哥哥」。


「但是我們聽過了。」


一位綁著雙馬尾的小女生也舉起了手。


「放心,」


達米安雙手抱胸,得意的笑了笑。


「這和你們認識的小紅帽完全不同。」


×××


「從前從前,有一個小紅帽,他叫陶德,他討厭任何事情、」


「小紅帽不是女生嗎?應該是『』才對吧?」


另一位小男孩疑惑的發出提問。


「嘿,別打斷我小鬼,等我說完。」


達米安不悅的蹙眉。


「咳,剛剛說到他討厭任何事情,整天一副臭臉,彷彿別人欠他一百萬一樣。」


「有一天,他的爸爸布魯斯叫他拿著麥片去探望奶奶格雷森,於是他就戴著他心愛的紅頭罩出門了。」


「那個頭罩又大又醜-長的就像紅色水桶一樣,但他還是很愛它,簡直和他沒品味的奶奶一樣。我想這也就是他愛他奶奶的原因。」


「於是路邊的大野狼德雷克看不下去了,跑過去和他說:『我用旁邊的花田和你換頭罩好嗎?』」

「小紅帽生氣的拒絕了,並放了一把火把花都燒光了。」


「等他回過頭來,他發現大野狼不見了,害他不能跟大野狼幹一架,於是他就生氣的上路了。」


「他到了奶奶家,發現了躺在床上睡覺的奶奶,便問他:『奶奶你的耳朵為什麼這麼長?』奶奶準備要說話時,就被小紅帽拉開被子拿著獵槍殺死了。喔,多麼可憐的德雷克啊!」


這時有小朋友害怕的摀住了耳朵。


「小紅帽救出了奶奶,奶奶高興的問他:『你怎麼知道我是你的奶奶?』於是小紅帽回他:『因為他的屁股沒你的翹。』」


這次有小朋友害羞的摀起臉蛋。


「然後呢,他們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拋下他的爸爸布魯斯。不過沒關係,因為他已經有一個親生兒子了,根本不需要醜醜的小紅帽,結束。」


小朋友沒有發出熱情的掌聲,也沒有露出厭惡的表情,可能是經歷了一段不小衝擊吧。


達米安準備收拾東西走人時,他看到遠處的三人正向他走來。


喔,太棒了。


「嘿,達米安,今天如何?」


迪克高興的拍了拍他的肩,看上去心情不錯。


「各位,這是小紅帽陶德、奶奶格雷森,和大野狼德雷克。」


「什麼???」


三人一臉問號的面對聽完這番話以後的孩子們。


「大家!他的屁股真的很翹欸!!」


「對耶!比我媽媽的還翹!」


「而且摸起來好軟喔!」


「什…麼、什麼鬼?」


迪克雙手護臀,滿臉通紅的問。


「就跟你說不要穿緊身褲了吧。」


但提姆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你是大野狼嗎?你還沒死!你一定是狼人!」


「今天是月圓欸,你會變身嗎?」


「啊啊啊叫給我們聽!我想聽狼叫!」


「???」


「哇!所以你真的有又大又醜的頭罩嗎?」


「可以借我你的頭罩嗎?我想看。」


「不行!你的花會被燒掉!」


小男孩大聲的告誡著想借頭罩的孩子。


「…蝙蝠崽子!你給我過來!!!」


弄清楚狀況的杰森生氣的罵著,並馬上往正要逃跑的達米安追去。


「你們兩個!不要在圖書館喧嘩和奔跑!」


「他真的很容易生氣欸。」


一位小男孩和另一位小女孩說著。


「對啊,好恐怖喔。」


-fin-

【jaydick】mint boy 🍃

※21逆序設定

※角色死亡復活有

※ooc

※結局很甜((大概


×××


「閉嘴。」


杰森制止了正要開口的迪克。


「你不能這樣。」


「你不能什麼事都不和別人說,整天抽菸並不能解決問題。」


迪克接著說。


「我心情不好,就這樣,閉嘴。」


「......至少不要抽菸了。」


「聽你的,老媽。」


杰森捻熄了菸,從夾克裡掏出了綠色包裝的物品,剝開來放進嘴裡。


「那是什麼?」


迪克湊近杰森好奇的問。


「*口香糖,你沒見過?」


「什麼*槍?」


「是口香糖,不是槍。要來一個嗎?」


迪克小心翼翼的接過,也學著杰森的動作將它放入口中。


「別吞下去,嚼就好。」


薄荷清新的香氣在他的嘴裡迸發開來,沁涼的彷彿要深入骨髓。


之後的每次呼吸像吃了一打冰棒那樣冷冽,令人精神抖擻,渾身舒暢。


「有一種很香的味道。」


「沒錯,是薄荷。」


杰森順手摘了旁邊盆栽裡的葉子,對著月光照了一會兒,再遞給迪克。


「能吃嗎?」


迪克摸著軟茸茸的葉子問。


「什麼?哈,勸你不要,別忘了這裡是廢棄大樓。」


「我在房間裡種了幾株,你喜歡可以給你。」


「成交。」


*口香糖-chewing gum

*槍-gun



×××

高譚的冬天總是寒冷的,有時甚至下著綿綿細雨,人們幾乎足不出戶,除了超級英雄和他父親的跟班。


「呼、呼、呼………」


迪克氣喘吁吁的彎下腰來,扶著膝蓋大口的呼吸著。


杰森的身影越來越遠了,迪克的視線也越來越模糊,制服毫無保暖功能,凍的他渾身發抖。


他想要伸手抓住杰森,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空氣。


又冷、又累、又寂寞。


離開馬戲團之後,這是他第一次感到無助。


×××


「理查德少爺?你醒了。」


迪克張開眼睛看見的是端著熱湯的管家阿福。


「噢...謝謝你。」


「你發燒了,請以後不要感冒時勉強去夜巡。」


「...好的。」


迪克前幾個月被布魯斯領養了,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他的羅賓。


但當他穿上制服的時,有位身材壯碩的青年進來了,看到他時臉色突然變得非常差,衝著布魯斯大吼了幾句「為什麼會有新的羅賓」、「我難道這麼容易被取代嗎」……


迪克當時害怕極了,要不是布魯斯護著他,恐怕杰森揮在牆壁上的一拳就要在他臉上了。


之後杰森因為某些因素搬進了莊園,蝙蝠俠便請他帶迪克去夜巡,一開始他是不願意的,直到阿福好說歹說才願意帶他去。


但結束之後杰森每次都自己一個人先走,留下小小的迪克獨自一人追趕他的背影。


在昏倒事件後,杰森在夜巡結束後不再一個人先走了,總是等著迪克一起回家。


迪克不知道杰森改變的原因,但這對他來說不重要,他很高興杰森能陪著他。


他可能認可我了


這是迪克心中小小的想法,但他一直不敢問杰森。


他們之間的關係一天一天的在變好,杰森不再叫他替代品,甚至不會再為了迪克無心的小舉動針對他了。


他們唯一能交流的時間就是夜巡過後,他們會坐在廢棄的大樓上,吃著杰森買的垃圾食物,聊聊今天發生的事。


但通常都是迪克在說學校和朋友的事,今天老師表揚他啦、又交到新朋友啦、或者他自己被人欺負的事也常發生......


杰森負責聽,只要他偶爾給幾句意見,就算他不說話,迪克也能開心個大半天。


×××


「今天是什麼?」


「和昨天一樣。」


杰森把蛋糕遞給迪克後便自顧自的坐下了。


「幸運的,我吃不膩。」


迪克隨即也坐了下來。


他們都長大了,迪克去了布魯德海文當「夜翼」繼續飛翔,而杰森仍然留在高譚踢那些槍枝毒品走私犯的屁股。


即便如此,他們一週見一次面,每次杰森都會帶著自己做的薄荷甜點來,他們像以前一樣,一樣是聊天,一樣是晚上,一樣是廢棄大樓。


「杰,你手藝真好。」


迪克嘴裡塞滿蛋糕對杰森露出讚賞表情。


「聽到耳朵都長繭了。」


迪克熱愛一切與薄荷有關的事物,晨起時的牙膏,中午提神的薄荷糖,夜晚杰森的甜點和他例行的「擁抱杰森」行動。


「別碰我。」


迪克的小心思又被杰森發現了。


「這是最後一次了,我保證。」


「你的保證簡直和垃圾一樣。」


迪克從側面抱住杰森,靠在他身上用力呼吸了幾口空氣。


杰森身上總有一種淡淡的薄荷香,這種味道是迪克找了全市的香水和清潔用品都找不到的,一種讓他眷戀的味道。


「夠了。」


迪克聽話的放開了杰森,然後開始暢談自己在布魯德海文的趣事,杰森只是靜靜地聽著,就像以前一樣。


×××


「我心情不好。」


「說來聽聽?」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和別人說,不會和布魯斯說、不會和阿福說、不會和……」


「好了閉嘴,我說。」


「我很嫉妒你,黃金男孩。布魯斯對你的愛比對我的還要多。他從來沒問過我想要什麼、甚至為了我的行為把我趕了出去、」


杰森拿起了酒瓶灌了一兩口,他或許已經醉了,或許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然後找了你當替代品。」


迪克愣了一下,原來杰森仍然沒改變對他的看法?


他在他心中仍然是替代品


「我他媽的很難過,真的。」


「...嘿,小翅膀。布魯斯很愛你的。」


「是嗎,證明啊。」


杰森背著月光看著迪克,平常漂亮深邃的綠眼睛此刻卻看得他有點害怕。


「我…他……」


能言善道的迪克這時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看吧。」


杰森笑了。


那時候迪克永遠忘不了那張臉,失望、生氣、難過、無奈……最後是悲傷大於一切的臉。


回憶斷斷續續的浮現,迪克的淚水也啪噠啪噠的不停往下掉,他不是一個很愛哭的人,但他最好的杰森走了,他怎麼能不難過?


他開始痛恨起他自己,沒有及時去救出杰森,沒有把小丑那瘋子打到殘廢,痛恨自己是個不合格的兄弟。


最後一把土落下了,葬禮也結束了,只是迪克三個小時後仍在坐在墓碑旁發呆,想像著他仍在他們的「秘密基地」上。


「你看,布魯斯很愛你。」


迪克看著遠處布魯斯極力隱藏悲傷的臉,伸手抹去臉上的淚水。


「我也是。」


他拍掉了褲子上的灰,站了起來。


「再見杰森,我會想念你。」


×××


一股異樣的情緒在他胸口炸開來,蔓延到了全身,洶湧的攻擊他的大腦。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他喜歡杰森,他很難過失去了他,然後呢?


還有更多情緒,但他不知道那是什麼。


「你是我遇到最好的人,兄弟。」


耳邊響起了他低沉沙啞的嗓音。


迪克想起來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杰森對迪克而言就是個重要的存在,是令人景仰的兄長,是英勇的紅頭罩。


對他的這份感情一直被他極力的掩埋著,直到杰森死去的那天,那些情感便就像潰堤般爆發了出來。


然後他才終於願意正視這件事情。


但是太晚了。


×××


布魯斯說:「一切都會好的。」


提姆說:「打起精神來,迪克。」


達米安說:「別哭了,格雷森。難看死了。」


阿福說:「時間是沖刷一切最好的良藥。」


……


許多年過去了,如同阿福所說的,迪克認為他似乎忘掉了什麼,而他始終覺得心上有什麼地方空空的。


但現在沒什麼是比躲雨還重要的。


迪克拎著剛剛從超市買來的生活用品,飛快的穿越大街小巷,最後在自家公寓旁的防火巷停了下來。


杰森。


雖然那人的頭髮已經變成紅色的了,而且比他之前看到的還要高上許多,但迪克很確定,他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


手上的東西被重重摔落,一盒麥片滑到了杰森腳邊。


杰森的思緒被打斷了,不悅的皺了眉之後準備撿起地上的東西換給對方,抬頭發現對面的人竟然是根本就不應該遇到的迪克,轉身拔腿就跑。


迪克愣了一秒,馬上追了上去。


「杰森!!!」


「我不認識你,白痴!」


沿路杰森不斷拾起地上的垃圾丟向對方,迪克一一躲開之後,迫不得以從口袋拿出了用來對付壞蛋的網子罩住杰森。


杰森如願的倒了下來,也剛好也到了巷子的盡頭。


喔,該死的上帝啊,我他媽到底哪裡惹到你了。


「杰森。」


「...幹嘛。」


知道自己瞞不住迪克,杰森不屑的撇過頭回答。


沒有意料中的質問,只有意料外迪克的哭罵聲。


「你這個操他媽的臭婊子、智障、白痴、王八蛋……」


迪克把他畢生聽過的髒話都對著杰森罵了出來,接著抱住他低低的啜泣著。


「我不記得你有那麼愛哭和沒禮貌,迪基。」


「我說停下你那該死的娘炮哭聲,吵死了。」


迪克放開了杰森,雙眼紅腫的協助杰森離開了網子。


「我好想你,杰。」


「媽的臭娘們。」


他一把吻住了迪克。


喔,上帝啊。


他朝思暮想的薄荷味道充斥在他身邊,真真實實的在他身邊。


待杰森放開他之後,迪克對他笑了。


杰森也笑了。


「歡迎回來,my mint boy.」


-fin-

【batfamily】密室逃脫

滿粉點梗  @Mrs.Xavier  (ฅ´ω`ฅ)

最近考試忙得要死拖了好久Orz

真是萬分抱歉!!!

※OOC

※親情向 無CP

沒問題以下正文走起!

***

「終於醒來了啊,傻鳥。」

「什麼?這裡是-嘶---」

迪克的頭突然痛了起來。

昨天他夜巡完準備回家,然後遇到一個黑衣人準備攻擊他,迪克當然三兩下就撂倒他了。

可是有人從後面拿棍子打他的頭,害得他暈了過去,醒來就來到了這裡。

這裡不是熟悉的公寓,不是蝙蝠洞,那這裡是哪裡?他和杰森為什麼被綁在一起?

「這裡是哪?」

「不知道。」

「......我們現在要幹嘛?」

「解開這該死的繩子。」

他和杰森呈現背對背的姿勢,腰被綁在一起,手則被分別綁著。

杰森已經解開手上的繩子了,但是腰上的還緊緊的將兩人黏在一起。

「杰..咳、紅頭罩,我解不開手上的繩子。」

迪克差點就把杰森的名字講了出來,誰知道這裡會有多少台監視器?

「你?解不開?」

「你有沒有小刀?」

「廢話當然都被人拿走了,不然我怎麼還會跟你綁在這個鬼地方?」

杰森不敢置信,跟在蝙蝠俠最久的第一任羅賓連解繩子都不會?

「給我想辦法,另一條繩子的繩頭在你那裡,我不想跟你一起餓死在這裡。」

「…把手伸進我褲子裡。」

「你不要因為失戀太久就把主意打在我身上。我是你名義上的弟弟。」

「你在想什麼小翅膀!!我褲子裡面有放小刀的內袋,但是我拿不到而已啊!」

「...」

依照迪克的指令拿到小刀割開繩子後,杰森就看著迪克在整個房間亂跑亂跳,時不時還來個後空翻(他說他要活動筋骨),然後看著迪克沒掌控好距離,撞到牆壁打開機關。

牆壁緩緩地上升,映入眼簾的是還在熟睡的布魯斯、提姆,和嘴巴塞著塊布不停扭動試圖掙脫的達米安。

在迪克叫醒布魯斯和提姆的空檔,杰森走到達米安面前蹲下,開始戳他的臉頰。

「不管綁我們的人是誰,他幫你塞著布的做法簡直棒透了,他怎麼會知道你像雞一樣吵呢?」

達米安動作越來越大,但換來的只是杰森的無情嘲笑。

「你知道我們等一下要幫他解開嗎…」

「他沒有腰帶動不了我的。」

***

「去死吧你這個智障!!」

達米安在被迪克解開繩子之後,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衝去揍杰森。

他沒有腰帶和武士刀,但是拳頭還是有的。

「咳咳。」

達米安聽見了布魯斯的聲音,瞬間停了下來,伴隨著臉著地和三隻小鳥嘲笑的結束了這場鬧劇。

***

「很好,我們現在只有夜翼的小刀、蝙蝠俠的定位系統、羅賓的……小型手榴彈?誰會隨身帶手榴彈?」

提姆一臉驚恐地說。

「我們都會,紅羅賓,但沒人會藏在哪裡……至少我以為除了蝙蝠俠不會有人會那樣做了。」

迪克成功換來了蝙蝠怒視。

“你對我放東西的位置有意見很久了嗎迪克?”

迪克已經可以感受到蝙蝠俠低沉的嗓音在他旁邊說著。

「這叫有備無患!你們這些蠢貨!>tt<」

「但沒人會把小刀放在緊身褲裡。」

「你的頭罩裡還不是藏了一堆東西!」

「安靜。」

蝙蝠俠終於出聲了,也成功讓大家閉嘴了。

「紅羅賓、定位一下我們在哪裡,夜翼、找找看有沒有什麼機關,紅頭罩、探勘一下地形,羅賓、你跟我來。」

***

「其實我們可以直接呼叫正義聯盟,說不定超人會用拳頭或雷射眼毀了這裡。」

「我的手榴彈也可以毀了這裡。」

「如果這裡毀了我們也會被毀掉!」

「再不閉嘴我就把你們都毀了。」

杰森的恐嚇成功了。

「不要找聯盟,也不准找超人。」

「為什麼?我以為你們是朋友。」

「這是我們的事,也是我跟他的事。」

蝙蝠俠皺了眉,迪克開始懷疑「世界最佳拍檔」的稱號是誰取的了。

***

「有什麼發現?」

「我們還在高譚市,但不確定是哪裡,座標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不固定。」

「牆壁、牆壁、牆壁,這裡到處都是牆壁,亂七八糟簡直是個迷宮。」

「跟你的腦子一樣嗎?」

「也許。」

杰森挑了挑眉,迪克收起了笑容。

這本來應該很好笑的。

至少他這麼認為。

「咳咳,我找到了一扇門,上面還寫了一些字。」

「或者是說,我誤打誤撞找到了?」

「拜託停止你那糟糕的雙關語,夜翼。撞到門並不光榮。」

達米安和布魯斯回來了,很顯然他們都看到了迪克的當時蠢樣子。

和布魯斯大略的說明一下,蝙蝠和他的四隻知更鳥便出發了。

***

他們到了迪克所說的門,上面寫著「請回答下列問題,答對便可以通過這扇門。答對三個問題就放你們離開這裡。」

【蝙蝠俠最愛的羅賓是誰?】

門上有類似按鈕的東西,大概是填答案的儀器。

「廢話,當然是黃金男孩,前所未見多麼棒的孩子啊!反正答案一定不是我,可以先刪掉了。」

杰森絲毫不在意的說著。

「小翅膀別那麼說。」

迪克瞄了一眼撇開頭的布魯斯,他一直覺得很歉疚。

「是我!!!我是最棒的!」

達米安大聲的宣示他的答案。

「閉嘴吧你。」

提姆翻了個白眼。

「走吧。」

蝙蝠俠打開了門,留下在原地滿頭霧水的四人。

「布魯斯,所以答案是什麼?」

迪克追上前好奇的問。

「所有人。」

蝙蝠俠頭也不回的回答。

「哈哈我就知道。」

這時提姆注意到了聽見布魯斯回答的杰森,嘴角微微翹著。

***

第二扇門到了,上面有五個標誌,分別代表神奇女俠、閃電俠、超人、蝙蝠俠、綠燈俠。

【正義聯盟最帥的人?】

四人同時看著布魯斯,害得他尷尬地咳了兩聲。

「我覺得是神奇女俠。」

「我覺得是超人!!!」

「我投綠燈俠。」

「閃電俠。」

「是蝙蝠俠!」

迪克彷彿看到了蝙蝠俠對達米安露出欣慰的表情,他一定是眼花了。

因為通常蝙蝠俠對這位羅賓露出的表情總是非常駭人。

蝙蝠俠默默伸出手按下第一個按鈕。

「神奇女俠」 【錯誤】

「綠燈俠」    【錯誤】

「閃電俠」    【錯誤】

【你只剩最後一次機會,答錯後果自負。】

「天啊,帥哥要大頭了。」

杰森嘲諷的說。

「我覺得是超人,聯盟的男人只有他露出臉……我沒有別的意思。」

「相信直覺吧,我沒什麼意見了。」

「蝙蝠俠!」

布魯斯再次抬起手,咬牙按下黑色的那個按鈕。

【叮咚!】

「我不可能輸給超人。」

蝙蝠式微笑。

「等等,螢幕上還有一行字。」

【蝙蝠俠的下巴和嘴唇非常性感♡】

「WTF,這一定是某個特別迷戀你的女性反派...」

「我覺得是...哈莉奎因......?」

「毒藤女……?」

「為什麼我會覺得她們能夠聯手來整死我們?」

「令人作嘔的娛樂>TT<」

「不要這麼說,又還沒確定。」

迪克心虛的打著圓場。

他們經過的每條走廊、每間空房間,沿途都放著植物,牆壁上都刻有愛心,照其他人的猜想很難不把她們聯想在一起。

***

「空房間?」

他們到了走廊的盡頭,卻發現裏頭空空如也,只有一個大型的液晶顯示器。

「嘿~B-man!你想我嗎?哈哈哈沒事,我隨便說說的!」

哈莉尖銳的笑聲隨著螢幕的開啟一併被放送出來,旁邊果不其然是毒藤女。

「快點讓我們回答問題完趕快走人!」

「喔,哈囉小小鳥們!好久不見!」

天知道杰森和提姆有多討厭哈莉,他們現在恨不得衝進螢幕裡揍她一頓。

「哈莉,快點告訴我們問題。」

蝙蝠俠開口了,當然哈莉也爽快答應了。

「當然!B-man!讓我看看……」

【誰是世界上最蠢的人?】

一直在旁把玩植物的毒藤女終於說話了。

「答案是妳們兩個,好了快點放我們走!」

杰森不耐煩的說。

「噢喔,不對,看在乖乖小藍鳥的份上再給你們一次機會。」

「達米安。」

「紅頭罩!!!」

迪克發出了高分貝的尖叫。

「幹嘛,我說的是事實。」

杰森用完了機會。

「喔喔喔,可憐的蝙蝠家族,看來他們要餓死在這裡了,我們應該幫他們埋葬嗎?」

「不,我們不會。」

「什麼?」

回應哈莉的是達米安邪惡的笑容。

***

「轟隆!!!」

房子被炸出了一個大洞,四周一片荒涼,沒有人受傷。

「早就應該這樣做了。我拯救了你們,不要太感謝我。」

「做得好,達米安。但下次要炸之前拜託你不要這麼衝動,先確認一下旁邊~%?# *☆&我們差一點就要死於謀殺了。」

迪克嘮叨了一堆,但顯然達米安並沒有聽進去。

「隨便>TT<」

「我恨死這個鳥地方了。」

杰森嫌棄的說。

“但是我很喜歡。”

布魯斯的內心此刻是這麼對他說的。

畢竟它讓我們團聚了。

-END-

【jaydick】sweet morning

迪克拖著疲憊的身子慢慢地回到了公寓,進門、關門、脫掉制服、睡覺。

一切是那麼的公式化。

他很累,甚至沒有開燈的力氣,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洗澡?不。

大不了明天多噴點體香劑就是了。

***

和煦的陽光透過窗簾灑在迪克的身上,床很軟,天氣很溫暖,一切美好的不可思議。

等等,但這不應該發生在他身上。

“OH-SHIT!”

他天殺的遲到了。

隨手抄起床邊一堆洗好的制服之中的一件,套上襪子,迪克衝到浴室裡整理儀容,然後再叼著冰箱裡不知放了多久的甜甜圈準備趕去警局。

“砰!”

他撞到了熟悉的牆壁。

“格雷森警官,你要去哪裡?”

那不是牆壁,迪克眨了眨眼睛,夾克、白毛。

是杰森。

嘴上叼著的甜甜圈應聲落地,兩人同時往地上瞥了一眼,然後重新對上眼。

“你別擋路,我遲到了。”

“你今天不用值班,工作狂。”

杰森指了指牆上的掛曆,鮮豔的紅色大圈圈清楚的圈出今天的日期。

“喔天啊--”

迪克直接往沙發倒去,露出笑容。

“再次感謝你幫我打掃了房子。”

“你這隻傻鳥快去洗澡,臭死了。”

“讓我睡一下,我累斃了…”

“洗完再睡。”

“不要我太累了。”

迪克碰了碰他的黑眼圈。



“不然你幫我洗…?”

沙發上的廢人再次露出了笑容。

“我幫你洗,你今天就可以不用睡了。”

杰森的眼神嚇到了迪克,害得他下意識摸了摸他的屁股。

“……我自己來好了。”

迪克走進房裡拿他的浴巾,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回頭對杰森喊:

“我要三明治和牛奶,大廚--”

廚房裡的杰森黑著臉轉了過來,但已經看不到迪克了,屋子裡只剩浴室傳來的水聲和刀子起起落落的碰撞聲。

***

他們吃著早餐,迪克看著盤子裡切的整齊的麵包發呆。

其實他會做菜,也做的不難吃,但他真的沒時間,要是有時間的話他也想做像樣的一餐給杰森。

偏偏杰森每次來的時候他都只能招待他麥片和不知道有沒有過期的甜甜圈。

吃完早餐後兩人又坐在沙發上看了一會兒電視,一邊吐槽布魯德海文罪犯的犯罪手法越來越爛了,一邊嘲笑達米安又做了什麼蠢事被布魯斯禁足。

然後杰森發現迪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靠在他身上睡著了。

杰森把迪克抱到床上,自己也躺在迪克旁邊。

然後他閉上眼睛時,感覺有物體在慢慢靠近他。

“什麼時候醒了。”

“剛剛。”

迪克抱住了杰森。

“我不介意再睡一下。”

“兩個肌肉男抱在一起噁心死了。”

“你剛剛、”

“…那不一樣。”

杰森半放棄了,按著迪克的頭把他摟到自己懷裡。

見迪克還想再說些什麼,杰森先發制人。

“閉嘴迪基,睡覺。”

end.

滿粉點梗/文

【無期限,有空就會寫♡】
阿阿回頭看了自己之前的文章
我到底在幹嘛2333
真的謝謝各位
每位小天使都是我的動力qwq
這裡開放點梗(´⊙ω⊙`)請大力捧場!!
比較擅長寫快斗和迪基右
換到左可能會被我毀掉😭
所以大概只能寫個無差之類的ww

#名偵探柯南
新快 白快 平新 3/4組 緋色組 赤琴 赤安 官配 其他
#DC
超蝙 jaydick damidick jondami batfamily 正聯 其他

相信我。

大米的披風畫錯了qwq

印象只有老爺是尖尖的啊……

回去看發現錯了((抱頭哭

【dick主場】一個被用爛的梗

「你叫什麼名字?」

「他們都叫我Dick。」

「喔希望這不會傷害到你,那些人真殘忍。」

「不那是我的名字,Richard John Dick Grayson。」

「順帶一提,你是第153位對我那麼說的人,請別在意。」

……


想到b站重溫一下少年泰坦和少年正義聯盟,卻發現已經被刪光了((滾來滾去

少年泰坦在各大網站完全找不到痕跡,只剩Y站的片段了和b站的東京危機qwq

超想看刺刺頭大少!!想看蘇到炸的鐘叔!!
想看疑似是桶哥的紅色X!!